Menu
header photo

五柳村导读

Blog Search

Blog Archive

Comments

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

德国之声专访:鲍彤评“中国是最大民主国家”

November 20, 2017
  • 日期 20.11.2017
  • 作者 德国之声 中文网

中共中央委员会主办的《求是》杂志刊登题为“中国才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的文章,指“西方无权垄断民主国家的标准”。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政治秘书鲍彤认为,这纯粹是文字游戏。

德国之声:《求是》这篇文章,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鲍彤:我想这是文字游戏,是糊弄中国人的,也是糊弄外国人的。它说,民主国家的定义,不能由普世价值来决定,不能由西方来决定,也就是不能由全世界公认的民主国家来决定。应该由我自己来下标准。我的标准:我就是民主。因此,我是民主国家。我看它的逻辑,就是这样一个逻辑。

这纯粹是一个文字游戏,它的目的是糊弄中国人,也糊弄外国人。因为它讲的民主,就是共产党领导。全世界都知道,中国共产党刚刚修改了党章,把毛泽东讲的"党领导一切"写进党章里面去。"一切"就是中国的一切都由共产党领导。它说,这就是最大的民主。这在全世界都是笑话。但是它可以讲,而且中国人听了,都觉得很有道理。外国人听了,也就没有办法说别的话,因为你有你的民主。

这是讲道理。如果讲事实,那我可以讲,大家都知道,民主国家第一个条件就是自由选举。选举是自由的,选民自由表达意志--在中国是不允许的,候选人必须共产党批准,选举人要选什么人,必须共产党同意--这样的选举才叫民主选举。

大家知道,民主国家的定义,就是人民通过自己的代表,来决定国家的重大问题。我们看看中国的重大问题是怎么决定的。三峡上马,大家都知道,是一个悲剧,人民代表大会通过,这叫"民主"。 南水北调,这就是共产党决定的,多少钱也可以下,生态改变也在所不惜,这叫"民主"。中国那么多的冤假错案,都是在"民主"这样一个口号底下搞出来的,在"依法治国"这样一个口号底下搞出来的。中国的律师不能按照法律来打官司,如果按照法律来打官司,就叫作"死嗑律师",就是死死地嗑法律条文的律师来打官司。这样的律师必须抓起来,现在709律师还有在监狱里面。 现在还在继续抓依法打官司的律师。

德国之声:2006年,中共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刊登了俞可平的文章《民主是个好东西》。从那篇文章,到现在《求是》这篇文章,有什么区别吗?

鲍彤:我想有很明显的区别。民主这个概念,就是人类文明的产物。人类文明,就是普世价值。而普世价值,在中国是不能在大学里面讲课的。如果讲课,谁讲普世价值,这个人就不能当教授。因此,从教授的语言,到学生的理解,民主就是共产党领导。

这个叫作"党的领导与人民当家作主辩证的统一"。大家都知道,辩证法是德国人恩格斯,他是一个辩证法大师,到了中国人手里,辩证法就 变成"变戏法",就变成文字游戏。因此在毛泽东,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前,在1949年6月30号写过一篇文章,叫作《论人民民主专政》。他说,专政就是民主。--所以最大的民主国家也就是最大的专政国家,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专政的名字不好听,所以就改个名字叫"民主"。因此,中国就立即、马上、一分钟、一秒钟变成"民主国家"了,而且是最大的"民主国家"。所以我说这是糊弄中国老百姓,也是欺骗全世界人民。

我必须提出来的是,这和中国共产党的党章也是有不同的。中国共产党的党章是中国要"为民主而奋斗",是个奋斗的目标,就是说没有实现。它说中国是民主国家,那就已经是民主国家了。

德国之声:那您认为现在《求是》这样一份刊物发表了这样一篇文章,它是发出了什么信号吗?

鲍彤:它发出一个信号就是,不管什么概念,不管什么文明,到了中国,都要走样,普世价值都变成中国特色。因此,一切事情都可以变成文字游戏来解决。

德国之声:这篇文章还写道,"不能笼统地说'民主是个好东西'......阿拉伯之春和茉莉花革命的惨烈事实告诉我们,一个非西方国家在所谓的'民主转型'后很难拥有稳定和秩序,……而且极易走向政治动荡……经济社会发展更是无从谈起"。您是如何来看待这个问题的?

鲍彤:那就是说,"卡扎菲是最大的民主主义者,而利比亚也是非洲最重要的民主国家"。

我看一切国家从专政转到民主这样一个轨道上来的时候,必然要发生某种、比方说混乱的现象。但是,这种混乱的现象本身,是只有靠民主才能解决的,而不是靠专政能够解决的。

(以上采访内容略有删节)


【附】

Go Back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