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header photo

五柳村导读

Blog Search

Blog Archive

Comments

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

汐颜微谈 |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楼塌了

November 22, 2017

睡不着,听古典音乐,窗外仍在下雨,空调主机的杂音断断续续。今晚朋友圈被网信办鲁姓主任落马的新闻刷屏,网友纷纷喜大普奔,击节相庆,虽然好友评论说:对他们这种下马,我从不鼓掌欢呼。因为他们不是死于F治,而只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抓了鲁炜,还有张炜。可以肯定的是,封号不会停止,删帖仍将继续。

但我今晚还是很开心。我没想那些删掉的帖封过的号还可以要回来,因为文字,在我写下来的时候已经完成了它们的使命。我甚至在这个时候倒了一杯酒,很不厚道的幸灾乐祸了一把。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是看过孔尚任的剧本《桃花扇》里末段最喜欢的一句。今晚此刻我更是感叹:国家兴亡如此,人事感情亦如此。大约是这段时日太平静了,平静得接近于死寂。于是网络上一点小小的波澜便会泛起惊天巨浪。

前些年参加过几次同学聚会,一桌子年近不惑的中年人在昏暗的房间里闲侃。从学生时代到初入职场,从工作近况到悲痛过往。两三成伙互相嘘寒温暖,闭塞的屋子像开了锅一样热闹起来。

记得有一次,不知道是谁触发的话题,话题中心突然转为:多年来见证过的人事大起大落。开始各抒己见。有学生时代混的风生水起,到工作后无人问津的。有一开始就博老板眼球业绩不错,被暗中使坏闹到一贫如洗的。有脚踏实地工作一路高升,马上就要转正时被搞落马的。也有感情坚持十几年长跑,到结婚前夕突然闹分手的。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这句经典命题我一直记得。一切皆流,无物往常。人在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的同时,也不能永远踏在同一条河流里。

《了不起的盖茨比》里,盖茨比死后,那段独白是这样写的:“一晚,我听到车声,看见车灯停在盖茨比家门前,但我没去细查。许是哪个从世界尽头远来的宾客,还不知道这场欢宴已经结束。”

海终有涸,路终有尽。所以我悲观。没有什么亘古不变,更没有什么会永保新鲜。从开始就预见着结束,所以一直心怀热望。最深刻的悲观即是乐观。所以我乐观。从我生命里凋零故去的东西,随它故去。而至少曾有过期待,也不算憾事。

起朱楼是你心之所向,宴宾客后你愈渐虚妄,楼塌了后再无力抵抗。我也从不相信有什么瞬间崩塌的墙。不过是坼裂已久,不过是未到时候。

国事如此,命运如此,感情如此,事事如此。人一走,茶就凉;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盛放乃一时,寂灭才是终局。那些拥有无上权力的人,有没有想过,一旦失去权力的下场……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坍了……眼看她红脂染,眼看她着素裳,眼看她黄骨凉,眼看这山河寂寂,又归梦一场……” 这曲子仍在我耳边萦绕,不散。很契合今晚。

据说柏林墙倒塌那年,只有3%的西德人认为自己能在有生之年看到柏林墙的倒塌。

我对世界的美好想象和仍然贼心不死把自己吓到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幼稚吧?但我愿意永抱着不死的热望,活下去。希望你们也一样。天冷的时候,都围着火炉喝壶热酒吧。祝大家晚安!

中国数字时代 2017年11月21日 下午 5:32

编辑: 东格

Go Back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