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header photo

五柳村导读

Blog Search

Blog Archive

Comments

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

苏小玲:论鲁炜的垮台

November 22, 2017

转自新浪博客 燕山酷叔 (2017-11-22 17:31)

两天来,“中共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鲁炜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消息不胫而走。若作为网民,人们或许更关注这个鲁炜大人出事前的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职务——国家网信办主任。这些年,网络事故不间断发生,民间舆论怨声载道。不要说那些端正态度或带着情绪批评政府官员不作为或乱作为的议论被打压,就是一般正常的探讨社会如何进步的言论也横遭砍伐。大到网站小至微信公众号,人们对自由表达权的如此境遇几乎陷入了绝望!可这时候,在中共“十九大”之后出现了对鲁炜大官人的“违纪”处置,是一种信号吗?

鲁炜的被立案调查,这一信息也让我顿感意外。因为,这种人是顺应于一种缺陷的文化制度而生存。制度在,则通常不易受挫,反而更能在仕途间扶摇直上。这突然地垮台,估计是犯了经验或智慧不及的大忌,或干脆是其人格的过于丑陋难以掩饰?我不知道其中的要害究竟。一件中国的事情,往往会有几十个角度可以解释或解读。并且可能只有一种是最终成立,虽然不是本质的——就如我听说的对某些人权律师名目多变的“有罪推定”。

我自觉得很奇怪:怎么对鲁炜垮台一事的第一反应,竟然联想到鲁迅的《论雷峰塔的倒掉》来。这是先生80多年前对白蛇娘娘追求爱情的赞美,自然也是对无道和尚法海的蛮横无理、剥夺天地间自由情感的谴责批判。鲁迅的同情自然是国家级的,据说是写这篇文章的5年后爆发了五四运动。要论背景,似乎今天的中国与北洋时代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辛亥革命13年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结果,好像在对待文化现代性的取向上不出本质上的真正区别。

回头看鲁炜。他不是修炼成妖的传说中的法海,但显然比法海更具能量的现实权力。昨天我为此在微信中写了一段文字:“删帖封号的大腕,今天断腕了!多少人付出精力、时间与经济的代价所建立的信息和沟通平台,在瞬间被消失!历史会记住这个由新闻记者变成问题政客的典型人物。”我发现跟帖反应的强烈态度,而这一小段的文字也被网友转发了。就是说鲁炜在位时,整个中国都在感受着互联网窒息空气、压抑人心的氛围。如今看到鲁炜的倒掉,大家仿佛都舒了一口气!

鲁迅听说“雷峰塔”倒了,便和民众一样拍手称快,禁不住要说上几句,抒情一番。他还说:“和尚本应该只管自己念经。白蛇自迷许仙,许仙自娶妖怪,和别人有什么相干呢?他偏要放下经卷,横来招是搬非,大约是怀着妒忌罢,——那简直是一定的。”那么鲁炜又是怀着何种心境要大开杀戒呢?和尚通常识寂寞的主儿,我想他的罪过在于“水满金山”,也就是造成灾害的后果。这一点才能与人间的鲁炜大人相提并论。鲁炜一定是为了私欲,才利用了手中的权力,放大了公民的“自由言论”对社会的所谓“有害信息”论。

按理,鲁炜应该好好地干新闻,也可以在平凡的记者岗位上“撸起袖子”当拼命三郎,去观察和体验生活,像当年的穆青一样去发现“焦裕禄”,为新华社添一点正面的色彩。或出于公平正义计,发现社会的丑恶、抨击腐朽,努力争取一个“普利策”的奖项,为新闻人赢得国际荣誉——中国太需要这样的记者,而非都是混在体制内吃口软饭的新闻平面照相者。可这一切竟然都与他无关,他大概只忙于各种大小的为“权力计”,苦心经营小人仕途。并且一定是用了不少不正当手段了。否则,不可能在“新时代”来临之际被拿下,被问责追究!

言论自主、新闻自由,并在宪法的范围内履行公民的权利和义务。这原本就属于不需要花费多少口舌就明白无误的事情。但是,在我们现实舆论环境中,这一点的确让人们很不自在。也许有鲁炜这样过分解读或“揣摩上意”的政策执行者,使社会更容易变得生活失常、规矩失序导致精神紊乱,连文明的常识也被分解得非驴非马!我想,如果当年鲁迅不幸遇见鲁炜这样观念或手段死硬的官员,结局也可能是一样的:后者发力,前者闭嘴。鲁迅的骨头即便再硬,也是硬不过为权力而生、为腐败的私利而战的现实版的变种法海——即便先生被认为是足以代表民族文化方向的。

无论如何,鲁炜也属于互联网时代的产物。而将其作为“负能量”的存在应该不为过。世界上有许多有争议的事件,都是由掌握实权的“弄臣”搬弄是非的结果,尤其是在一个泛政治化的、人类意义模糊的转型年代。故此,有心的人们能够理解,为什么马克思曾经会那么强烈地抨击俾斯麦的新闻与书报检查制度。但凡社会文明的进程正常,无论手中是否掌握权力,都能相对理解思想自由和表达方便对人类的种种利大于弊的道理。

毫无疑问,人类的进步是靠一个个社会对人的正常、正当诉求进行自由的表达中形成和推动的。这样的文明发现也许始于西方的现代社会,但是,却在民国时期也早有觉悟。而从一个新时代需要具备的发展要件看,不管对内对外,整个中国都需要有吐纳有致、海纳百川的气度。真正的文化自信,是能够将最尖锐的社会乃至制度批判列为鼓励之物加以保护,成为精神为之弘扬。

中央不容忍鲁炜,则鲁炜的继任者便有了前车之鉴。一是不能见利忘义以权谋私,二是往后不可不问青红皂白,随意下令封杀事关大是大非、真理曲直的批评言论。尊重每一个网民的呼声,不要轻易定调反对之声为“反动”意识。互联网是一个可以建立社会文明互动关系的大平台,任何妄意猜测、武断定义和粗暴打压,都有违建构人类未来共同体的追求使命。

鲁迅先生在他的文尾还这样说:“当初,白蛇娘娘压在塔底下,法海禅师躲在蟹壳里。现在却只有这位老禅师独自静坐了,非到螃蟹断种的那一天为止出不来。莫非他造塔的时候,竟没有想到塔是终究要倒的么?”是的,鲁炜大人现在也开始“静坐”了,但他大概不会去反思自己为什么也会被调查,因为那座压制言论自由的塔,他自己也不清楚何时会忽然倒塌。而现实中的“螃蟹”是否会断种,这也是我等网民只能做点猜想的。​​​


笑蜀附言   鲁主任落马引起网上一片叫好声,我也是叫好派。也有争议:看看官媒报道的落马原因,值得叫好么?这有道理,但我仍难苟同。王力关锋戚本禹倒台后,文革结束没?烈度减轻没?都没。但即便如此,王关戚的倒台仍是好事。鲁主任今天的倒台同理。这种人,倒台总比不倒好。即便于大局无补,从因果报应角度,也是好事。

Go Back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