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header photo

五柳村导读

Blog Search

Blog Archive

Comments

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

陶世龙:再论元大都之失(2002)

December 2, 2017

再论元大都之失 

陶世龙  

2002/04/17


蒙古贵族入主中原,选择今天北京所在地建立大都作为京城,自是有他的道理,他们仍视漠北为根本,但从全中国着眼,定都于此,实为后世留下很大一个包袱.

最主要的是为维持京师剧增的人口,必须从外地,主要是从江南调进大量粮食,从元至清数百年间,耗费人力物力无数,成为人民和朝廷的巨大负担。

治理黄河,首保漕运,筑堤防堵,河工成为朝廷难填之壑,而于黄河流域的农田水利,并无好处;反而使黄河危害加增。

对林木水泉的取用陡然剧增,破坏了原有的生态平衡,植被消减,水源日枯,环境恶化。

考中国历代首都之选择,向以经济实力最强之地区为上选,从周至秦、汉、隋、唐,天下财富,首推关中,故长安建都最久,其后地力衰退,隋唐以后,中国经济重心开始南移,而朝廷也有到洛阳办公“就食”之举。宋代建都汴梁有兼顾南北之效,京师繁华,历代所无。故元建大都,实逆历史之潮流,城虽雄伟,并不值得歌颂。

元大都建后,明清因之,对于明王朝来说,故元政权逃亡漠北,长期仍处于敌对状态,朱元璋建都应天,难责其有畏敌之意,而朱棣将京师置于国防前线,实出于一己之私,更为不智。有明一代,京师几度被围困;修建长城,规模超过秦皇,终无济于事,而民力之耗费不可计数。

清王朝来自满州,继承元朝的选择,顺理成章,致使此天朝上京地位确立,对人之精神影响至巨,如何以今日之时代精神审视,盖其时矣。

2002/04/17,于加拿大之Fredericton


Go Back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