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header photo

五柳村导读

Blog Search

Blog Archive

Comments

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

魏京生:十月革命在中国

November 17, 2017

2017-11-17 06:34 来源: 自由亚洲

 

1957年11月12日,宋庆龄与毛泽东、郭沫若等赴莫斯科参加十月革命40周年纪念活动。(AFP)

正如毛泽东说过的那样: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带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说法通俗易懂,也是一个历史的事实。当时的中国虽然推翻了皇权的专制统治,但并没有建立起像样的民主政府。

像许多落后国家一样,它的精英阶层正处在向西方列强学习的阶段。西方的各种时髦的思潮,都在他们的探索和实验的范围内。刚刚建立的苏联,也在这个时候进入到中国人的探索范围内。马列主义就是在苏联成功的影响下,被一些年轻的社会精英推荐到中国人的视野里来。最著名的刊物,就叫做“新青年”和“向导”。

马列主义是在欧洲共产主义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它的世界大同和人类相亲相爱不再互相竞争的理想,特别符合善良民众的幻想。这也和中国传统的世界大同思想大同小异,在中国的精英阶层得到了普遍的认同。但其财产公有的观念,显然不符合中国大众的认知。

有两千多年市场经济传统的中国社会,财产私有被认为是天经地义。这个社会文化和脱离农奴制不久的俄国,有根本的区别。所以列宁和斯大林的推行世界革命的机构认为,中国的社会文化环境不太可能建立苏维埃政权。

反而是中国的民主革命正处在艰难挣扎之中,在外交上有机可乘。于是他们把支持中国国民党建立所谓的资产阶级政权作为了重点。在出钱、出枪、出顾问的同时,把刚刚建立不久的以知识分子为主的弱小的共产党,编入到孙中山的国民党队伍中去,协助实现苏联的外交目标。

但这两个政党的政治目标有着根本的不同,国民党以市场经济为基本经济制度,这和共产党的财产公有制度有根本冲突。在掌握政权之前两党可以勉强合作,在掌握了一些政权之后,矛盾就变得越来越尖锐。很快就反目成仇,共产党遭到了残酷的镇压,并且没有得到苏联的有效保护。

这时候共产党内出现了一些另类的理论家,毛泽东是他们的代表人物。他们认为城市工人阶级的力量弱小,不足以发动俄国式的城市革命;倒是中国传统的农民革命,是一条可行的路线。这可以保证革命者生存下去,借以等待更好的时机。这就是毛泽东的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

在这个阶段,中国的共产党也没有得到他们苏联老大哥的帮助。但是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环境,确实给农民造反的队伍提供了大量的人力资源,使得这些共产主义的割据政权取代了正在被剿灭的军阀,建立起强大的割据政权,成为了共产党的主流。

在基本剿灭了军阀政权之后,蒋介石把目光投向了共产党的割据政权。而苏联撑腰的留洋派掌权的红军所采取的军事策略,脱离了农民起义的千年经验教训,遭到了惨败。共军被赶出了根据地,流窜于西部和北部的荒凉地带。但它也因此重新回到了农民起义的策略上来,苟延残喘于西北最贫瘠的地区。这时候他们的苏联老大哥仍然维持着和当权者的友好关系,并没有在实质上帮助他们的小兄弟。

是日本的侵华战争帮了共产党的大忙,中共机智地抓住了一系列历史机遇,使自己得到了合法地位,发展壮大割据政权及其军队。这才有了在抗日战争胜利后和国民党争夺天下的资格。只是在这场争夺开始后,苏联才修正了他们之前的理论,开始大力帮助中共,建立本来并没有社会基础的共产主义政权。

是历史的错误或者机遇,使得十月革命的专制暴政扩展到了中国,也使得中国社会进入到令人难以接受的农奴制。这种历史的倒退仍在继续之中。人们等待着新的历史机遇,回归到正常的社会状态。

Go Back

Comment